最热

最大两融案未了局:牛散称上亿资金遭违约强平_股票_财

2017-05-18 19:14

星岛环球网新闻:在阿基米德的眼里,给他一根杠杆和一个支点,就能撬动地球;在股市投资者的眼里,给他一根杠杆,就能以小博大、赚到一座金山。

不过,在2015年A股大跌之前,有人被杠杆捧上了天;大跌之后,也有人被杠杆打翻在地,至今仍耿耿于怀。这里要讲述的是一对夫妇的故事,他们认为券商的违规强平,导致自己被杠杆打倒在地。

作为资深投资者热衷的配资渠道之一,两融业务在经历2015年股市震撼之后,由热气腾腾走向理性冷静。但这一过程对某些投资者而言代价不菲,因为直到两年后的2017年,还有人在为当时受损的权力到处奔忙,其中就包括曾在一日之内被平仓数千万元的周氏夫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据裁判文书网公开的诉讼案例不完全统计发现,2010年正式开始试点的融资融券业务,截至目前关涉的司法诉讼达130余起,而2015年与2016年两年实现裁定的达110余起,占据了这些诉讼的绝大部分。而更多的两融纠纷并未进入司法诉讼程序。

事实上,就在2015股市震动产生后不久,多家国内有名券商纷纷因“强平;纠纷而陷入千万元级别的诉讼。

与相关诉讼以及公然暴露的两融纠纷比较,周氏夫妇与中信建投之间的纠纷,波及周先生妻子余女士账户近亿元的资产,6000多万元的融资,数额上堪称“两融;纠纷最大案。

  牛散起伏路:从1亿元到600万元

2015年7月3日9时,吉林长春市民赵某拎着汽油、提刀闯入宽城区珠江路某证券公司,将汽油泼散一地后拿出打火机。所幸,赵某并未点燃汽油。他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事发前一天,在信用账户维持担保比例低于130%,且规定时间内未能补齐担保品的情况下,他的融资融券信用账户下部分股票遭遇逼迫平仓——在当时的环境下,这意味着巨大的浮亏兑现。

从一开始,投资者愿意进入两融市场以杠杆炒股,也是凭借对财产增值的欲望,东方财产Choice数据显示,2015年5月前后,大盘涨势仍如破竹,沪指3月初还位于3200点左右,6月5日已攻破5000点,在这种灼热的情势下,股民感情昂扬,甚至个别券商交易系统都数次出现瘫痪情况。

那是一场杠杆上的牛市。场外配资和融资交易被认为是推动指数上涨的重要起因。2014年12月19日,A股市场融资余额首次超越1万亿元大关;从0到1万亿元费时1147个交易日;但仅花了100个交易日,就从1万亿元升至2万亿元——2015年5月20日,两融余额冲破2万亿元大关,这恰逢周氏夫妇入局时间点附近。

作为采用融资融券业务进行杠杆操作,而后遭受损失的投资者,赵某并不是孤独的,其在6月30日收到的补充担保物通知的前一天晚间,北京市民周先生的妻子余女士也收到同样性质的文件,券商请求在7月1日收盘前通过补充担保品或偿还融资融券负债的方法,使信用账户维持担保比例达到或高于150%,如果在两个交易日后未能到达上述恳求,将对信用账户进行强制平仓。

余女士收到的《追加担保物通知》还显示,在通知发出后两个交易日内,如果任意一天日终清算计帐后信用账户维持担保比例达到或低于110%,中信建投也将对信用账户进行强制平仓。

据周先生所述,6月30日上午,其妻子余女士账户内股票几乎被甩卖一空。他们认为,从实际经济丧失来看,这一次平仓造成一个月前其总值上亿元的信用账户大幅缩水,仅剩约607万元资产。

周氏夫妇出具的对账单显示,2015年6月5日,余女士在中信建投开设的两融信用账户资产总值为1.05亿元。此后因为股价下跌,周氏夫妇的这一账户已大幅亏损,却还维持着相称大的体量。

截至当年6月29日,余女士在中信建投开设两融信用账户共有多氟多(002407,股吧)、勤上光电(002638,股吧)、永东股份(002753,股吧)等8只股票,买入成本共超过9675万元。减去浮亏,29日当天,余女士账户内的资产总值剩下7271.67万元,所持股票市值为7271.54万元。担保比例为1.19,还不到1.10的清偿平仓线。这象征着他们还有时间补充担保品,而券商的突然平仓,让他们措手不迭。

在2015年的股市因强平而受到的重创的投资者,实在远不止赵某和周氏夫妇。不同于赵某的偏激,大多数人都像周氏夫妇一样决定对簿公堂,渴望能以合法、公正的方式处置问题。

  称券商事后修改业务合同

周氏夫妇与中信建投签订两融业务合同是在2012年9月21日。依照周先生的说法,真正开端大手笔操作是在2015年5月,由于当时股市尚好,他活力抓住机会加杠杆,“到6000点了就撤,去做实业;。

然而,此时重仓入局的周氏夫妇,赶上了股市的强弩之末。2015年6月12日,沪指上攻至5178点高点,此后开启大跌模式。

这一轮大跌与去杠杆非亲非故。2015年7月8日,两市融资余额较6月18日峰值2.226万亿元下降超过8000亿元。无数的融资者或斩仓出局,或被无奈强平。

余女士信用账户被强平,正是产生在上述时期。令周氏夫妇至今难以接受的是,他们认为,2015年6月30日的平仓,中信建投按照合同本不应该在盘中执行平仓,而应于7月1日进行。

按照双方签订的合同划定,中信建投对两融信用账户证券进行平仓,分为三种情况,分别是追保平仓、到期平仓、清偿平仓,相应的担保品比例为150%、130%跟110%。当投资人的信用账户担保比例跌破110%,中信建投就可以执行强迫平仓,双方争议的要害点在于,执行这一操作的时光。

当年6月29日,中信建投向余女士发送弥补担保物的信息时,余女士信誉账户的保持担保比例为119%,低于追保平仓线,高于了债平仓线。中信建投在这种情形下向余女士发送追加担保物的告诉属合同商定范围。

关键的节点是,2015年6月30日上午,周氏夫妇用信用账户所买的多只股票股价惊险触底,余女士账户资产价值急速缩水,担保比例可能浮现了低于110%平仓线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中信建投执行了强行平仓。

在周先生出示的融资融券业务合同中,对于清偿平仓线的术语释义为:按当日收市价打算,甲方信用账户坚持比例低于该比例时,乙方将于次一交易日对甲方实施平仓,收回对甲方的全部债权。

这也就象征着,要实现强平,首先要按照收市价盘算,其次应在次日履行平仓。而中信建投做出的强平是在盘中,而非盘终越日。

而按照收市价计算,余女士账户的担保比例岂但没有跌破110%,反而较29日有所上涨。对比余女士账户所投资的8只股票29日、30日的收盘价发明,多氟多由26.49元涨到28.51元,勤上光电由16.98涨到了18.86元等,8只股票不仅没有价格下跌,反而辨别都上涨了超过1元。

如果当时中信建投没有执行强平,余女士信用账户的担保比例不降反增,将再度逼近到期平仓线(130%),而周氏夫妇也将有充足的时间进行股仓减持或追加担保物。

两年以来,围绕相关程序的合规性,周氏夫妇始终在与中信建投沟通。

而值得留心到是,中信建投在2016年4月两融业务合同勘误版上进行了如下更改:“甲方信用账户在任一交易日实时计算或日终清算后计算的维持担保比例低于最低线(110%)的。;这一改变,赋予了中信建投盘中平仓的权利。

但近一年后才转变的条款,是否洗脱当年违反合同操作的嫌疑呢?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认为,如果券商确实违反合同规定的规则实行了平仓,则券商属于违约,应抵偿守约投资者由此遭遇的损失。

对于此次纠纷的相关争议及问题,5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联系了中信建投相关负责人,并向相关人士微信及公司信披邮箱发送了采访函。5月9日下战书,中信建投相关高管短信回应称“咱们看一下;,而后回复。但截至发稿时记者未获具体回复。

 融资争议

  中信建投“翻新业务;界定成疑:牛散套现亏损千万,仅罚员工10万

逐日经济新闻记者 岳 琦 实习生 肖达明 每日经济消息编辑 宋思艰

法院、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证监会——近亿资金被强平事件发生至今,周氏夫妇始终在这些地方奔走,但暂未得到令本人满意的结果。不过,北京证监局处罚了当时为他们操作业务的营业部工作人员王某。

对周氏夫妇而言,除了强平是否违反合同规定的争议,其上亿融资资金的来源也成为纠纷的症结。被中信建投方面称为“立异套现;、“对冲融资策略;的业务,在余女士及其律师看来,“名为融资、实为借贷;。

  中信建投不否定“变相借贷;

事件还需回溯到被强平之前的2015年初,在中信建投北京望京中环南路证券营业部开户多年的周氏夫妇,诚然从新启动了两融账户,但并不能顺利地融到资。

在新增融资受到制约的情况下,周先生称,当时中信建投营业部副总经理王某找到了他,称公司针对大客户的融资难的问题刚推出“翻新套现业务;,王某对他表现,这个业务相当于借你一笔钱,能够随意买股票,到期还本付息就行。

据周先生介绍及相干交易记录显示,该套现交易模式是:以50ETF或深100ETF等作为标的,应用融券交易T+0日内回转折制对倒交易实行套现。如此一番操作下来,被套出的资金可以用来购置非两融业务标的证券的股票。

在后来的强平纠纷中,余女士一纸诉状将中信建投告上北京朝阳区国民法院,将这一业务描述为“名为融资、实为借贷;。

不外,周氏夫妇及其代理律师对业务性质的定义,中信建投显然并不认同。

裁决文书显示,2016年9月,在北京市向阳区公民法院的审理中,中信建投辩称,当时的“创新;业务属于两融业务范畴内,“"名为融资、实为借贷的套现业务"实际上是融资融券的对冲融资策略;。而其中波及到的融资买入、融券卖出、直接换券等操作,都属于两融业务合同书中清楚规定的事项,也不脱离融资融券交易的范畴。

朝阳区人民法院最终也未能作出明白界定。其审查认为,双方因融资融券业务合同书产生联系,争议也是在合同书签订后发生,系在履行融资融券业务合同书过程中,由中信建投的一系列操作行为引起,与该合同存在密切接洽,故应属于合同执行过程中的争议,应根据双方约定提交仲裁裁决。

在周先生看来,2年的诉讼时效到期前,其并不想走上本钱高昂、时间漫长的仲裁之路,即便最终走上仲裁,监管层的处理认定也将对其是有利的仲裁依据。而今年6月即将到达诉讼时效期,周先生则已经开始准备仲裁材料。

固然余女士的起诉被驳回,法院的裁定中也提出争议由“中信建投的一系列操作行动引起;,但在随后的监管机构投诉进程中,受到处罚的只有中信建投的一名员工。

对周氏夫妇事件,2016年7月18日,北京证监局宣布行政处分决定书,认定当时的营业部工作职员王某在不与周氏夫妇签署代办业务协定的情况下,私下接收委托交易证券援助客户融资,并提取佣金5000多元,违反了《证券法》的相关条例,决议对其罚款10万元并没收守法所得。

对于此次纠纷的相关争议及问题,5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联系了中信建投相关负责人,并向相关人士微信及公司信披邮箱发送了采访函。5月9日下午,中信建投相关高管短信回应称“咱们看一下;,而后回复。但截至发稿时记者未获详细回复。

  大额套现成员工“暗里;操作

令周氏夫妇感到困惑的一点是,王某操作资金套现,数天之内融入9000多万元的资金,但终极被监管层处罚的只有个人行为,而这项业务的定性也直接影响到了尔后的强平纠纷。

在处罚决定书中,北京证监局“经查明;认定,王某在中信建投北京望京中环南路证券营业部没有与客户周氏夫妇签署代理业务协议情况下,“私下接受客户周某委托交易证券,以帮助客户融资为目的;。不过,处罚决定书并未提及王某操作的融资业务形式跟金额。

在当时市场无资可买、或无券可卖等情况下,王某“违规;代客操作进行了近亿元的融资套现,其套现行为有无公司内部配合?是否属于公司行为?其个人是否“私下;独破实现这项创新套现业务?

事件的症硬朗在并不在于王某的操作性质上,而始终在于“两融套现;这一业务本身是否违规。香颂资本沈萌阐明道,两融套现的实质,就是运用规则漏洞,绕开两融标的的限度,融资非两融标的,“不遵法,但危险高。;

对于证监局目前仅处罚王某,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券商不论之前是否知情,业务人员行为都应该属于职务行为。因为其工作与职务相关,且相关收益,比喻融资本钱,并非流入职务人员个人账户,而是券商收取,所以,他认为相关任务应当由券商承担。

值得留神的是,周氏夫妇名下的融资融券业务合同,签订于2012年9月,按照最初的合同条款,这一“创新;业务属于违约操作。该合同第二十八条第八项规定:“甲方不得用融资买入的证券偿还融券卖出的证券;。这意味着,假如“创新套现;业务被定性为两融业务,则在当时合同下属于违规操作。

然而,就在2012年10月,中信建投在其官网上发布了订正声名,删除了第二十八条第八项的内容。理由是:“在合乎现行管理办法规定的前提下,提高客户交易效率,便于实施T+0等融资融券交易策略,并降落客户交易成本。;

王智斌认为,两融套现业务从交易举动来看,并不直接违背两融相关规矩,可以说是钻了制度的漏洞。但他以为,从目标来看,是为了达到融资购买非标的证券的目的。

而T+0机制的利用,保障了套现操作的即时性。艰深地说,所谓“对冲融资;机制,就是操盘手先融券卖出逐个只标的,再融资买入同一只标的。用融资买入的标的还掉之前融券卖出的标的,这样就有资金留在账户中,操盘手对统一只标的进行频繁操作,得到大量现金,这些现金就可能被用来购买非标的证券进行杠杆投资。

事实上,T+0机制虽然便利了套现操作,但短时间内高频率、大批对倒交易,对股市稳固将会发生难以预计的影响。2015年8月3日,上交所发布修正相关细则告知,规定“客户融券卖出后,自次一交易日起可通过买券还券或直接还券的方式向会员偿还融入证券;,将T+0变为T+1。同一时段,深交所也作出了类似修改。

王智斌认为,从融资套现的双方立场来看,是容易形成互利的默契的,明知是破绽但彼此配合,其目的是实现借贷融资,挑战了金融秩序。由此,他认为这种行为自身应该被认定为无效。因为这种行为造成了投资损失,应该由司法机构判断双方过错程度,然落伍行损失的摊派。

(起源:每日经济新闻)

最新

推荐